服务热线: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先锋系债务黑洞揭秘:自融上百亿流向何处?

继先锋集团实际控制人凯发娱乐张振新的突然离世,一场罕见的数百亿敛财术正被17万投资人一一揭开。先锋系利用员工代持的空壳公司,在自己控制的网信平台融资上百亿,这些资金以层层通道的方式,把先锋系真实的借款公司隐藏起来。部分资金或流入张振新海外公司。

2019年7月2日,已在网信平台上投资3年的杭州人李平未有丝毫怀疑,他追加了30万元,继续购买了网信平台上的尊享产品。至此,他投资本金已超过500万元。

第三天,先锋集团旗下的网信平台良性退出的消息开始传开。此后,围绕先锋集团的资金流动问题和不断逾期的债务信息如滚雪球般涌来。

位于北京霄云路28号的网信大厦A座,曾是诸多投资人财富暴涨的理想之乡,李平每个月在网信平台的利息收入都高达4万元。“全金融牌照”、“上市公司”、“中国互金协会常务理事单位”、“北京网贷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单位”、“B20中国工商理事会理事单位 ”等等标签,铸造的金融帝国名声显赫,也正是这些光环吸引了17万像李平一样的投资人。

财富积聚膨胀神话未能延续。7月,诸多项目产品发生逾期。同月下半旬,网信集团的董事长李焕香向北京金融局监管部门提供债务规模数据,曝光了该公司当前待偿债务金额。其中包括,线上金交所挂牌的尊享产品 ,线上网贷产品 ,线下金交所、股权私募等项目。”

此后,许多投资人都未能如期收回本金和利息。而随着投资人的自发性组织,他们组成线上联络群,发现在先锋集团高达700亿元的债务里面,有至少141亿融资方为先锋集团旗下控制的壳公司。这些壳公司无资产可作抵押或变现处理。

清流工作室梳理网信平台众多融资主体背后,发现先锋系利用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法,将真正的融资方隐藏起来。大多融资公司先有旗下员工代持,这些公司作为融资主体向网信平台融资,但随后资金又通过层层通道,被挪作他用。

清流工作室揭露的只是庞大债务规模的冰山一角,而这些自融资金最终流向先锋系何处仍是2019年资本市场的最大悬疑。

张振新的财富

先锋集团业务发家大连,后逐渐南下上海、深圳、香港,并转战英国、新加坡、越南、美国等全球各地。旗下还包括3家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平安证券。

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的张振新早在人生38岁时,即在法国波尔多买下了萨尔城堡酒庄,那时的张振新在国内还只是家经营融资担保业务的私营企业老板,此后其人生轨迹一路高升,纷纷拿下租车、网络贷款、小额贷款、第三方支付、证券、银行、基金等牌照,将麾下管理资产规模推至3000亿。

先锋系国内公司高达数百家,期间多以员工持股的方式,分散在全国各地。位于北京朝阳区霄云路28号的网信大厦A座是其众多大陆公司的办公地,而香港太古广场2座35层、36层是先锋集团上市体系的总部。

一位接触先锋集团高层的人士向清流工作室称,张振新喜欢住酒店。在香港,其常年住在太古广场旁边的香格里拉酒店。偶尔来北京出差,则住在离网信大厦不到2公里的北京四季酒店。

而张振新的先锋系旗下在大陆和香港的资产版图,却鲜见大陆富豪喜爱囤居的房屋和酒店资产。一位曾与张振新私下在古琴台会所吃过饭的投资人称,张振新为人很低调。

张振新更青睐的是海外的不动产,其很早在国外购买酒店、城堡和高尔夫球场。清流工作室此前曾盘点张振新的海外资产,包括2013年收购的老荆棘庄园酒店,2015年购买的英国巴斯的高尔夫度假庄园、特雷西派克高尔夫庄园酒店,2016年收购的英国林斯山水疗中新酒店和2017年购买的英国白金汉郡高尔夫俱乐部。而香港和大陆仅有的古琴台会所,游艇、私人飞机、珠宝行业等资产均不在其名下。

根据张振新在借壳商业城时披露的控股公司数据,清流工作室穿透这些公司股权背后,发现张振新目前在国内控制的资产,主要包括三类,早期的融资租赁公司,以先锋集团和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两个主体持有;投资板块以大连联合控股为主体,旗下有大连网弘迅投资咨询、旅游投资等;另一块汽车租赁产业,以易乘汽车产业投资为主体持有。

更多公司,被认为张振新找人代持,譬如在深圳经营汽车租赁业务,拥有自有车辆7000余辆的昌顺达集团,虽从股权关系以及高管名单中,未出现张振新的名字,但有几位先锋系高管。如2019年1月才卸任昌顺达集团董事长的王元夫,长期以来在先锋系弘达资本和联合创业融资担保公司担任重要职务。昌顺达在2016年7月12日商业城公告里,被披露为张振新控制的公司。

很多先锋系公司员工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老板是谁。张振新亲自招待的都是高净值客户和重要背景的客户。上述人士曾有与张振新近距离接触的可能是2018年4月。当时张振新的区块链团队正在为区块链业务寻找合作伙伴,当时的团队人员告诉他,“如果你投资超过5000万美元,到时来香港,张老板亲自接待你”。

没有人计算清楚,张振新版图下的公司到底有多少,先锋集团有多少,甚至张振新自己也不清楚。今年2月,先锋集团在张振新的指挥下,开始自查资产。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一份自查通知称,集团拟进一步加强各类资产管理和项目风险管控,最大限度提高资金利用率。

先锋集团一位当时负责统计的人员向清流工作室称,这只是集团的内部风控,其它不愿多说。

外界不知,这个自查是否跟后来引爆舆论的消息有关。但随后许多先锋集团问题开始爆出。7月3日,网信平台内部开会,讨论资产端潜在跑路风险。翌日凌晨,网信平台CEO盛佳则在网信的财富群内抛出一则关于网信平台良性退出的信息,后被传至网信核心骨干理财师所在500人的微信群,又由理财师传到众多的投资人那里。7月23日,张振新发布消息承认先锋集团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至此,先锋集团的摩天大楼开始倾圮。

员工代持股份 壳公司自融上百亿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摩天大楼的背后,先锋集团和投资人玩弄的把术。

一份投资人击鼓传花式统计的网信平台壳公司自融数据中,罗列了132家公司,借款规模高达141亿元。这些公司的最大特点是公司股权背后均有先锋系员工的身影出现,或有先锋系体系外人员代持股份。

也就是说,通过网信平台,先锋系动员了上百家从表面上看与先锋系没有关系的企业,向聚集在网信平台的无数出借人借钱。

深圳市鑫聚宝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冠宏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中金华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前海鹏汇程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人人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大量在深圳注册成立的商业保理公司以及壳公司占据了一半的融资款。这些公司的背后,均有先锋系的身影。

而根据启信宝查询工商信息,注册邮箱尾缀为“@ucfgroup.com”的企业,多达780家,其中绝大部分企业表面上与先锋系无股权关系。

在数百家自融主体中,清流工作室着重梳理其中几家公司,以管窥豹整个先锋集团自融敛财之术。

以一家壳公司深圳市鑫聚宝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例,6月份鑫聚宝盆通过网信平台融资规模为7000多万。而这笔资金最终流向何处虽仍不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均流入先锋系公司及其关联公司。

根据企信宝工商信息,鑫聚宝盆,2016年5月成立,孙书阳持股93%。清流工作室调查后发现,实际上,鑫聚宝盆为孙书阳名下一家壳公司,在2019年4月,通过深圳一家名为北京鼎闻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出售给上海驿圆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股份仍有孙书阳代持。

工商信息上,北京鼎闻和上海驿圆,从股权关系上均为自然人持股。而孙书阳称,上海驿圆和北京鼎闻,都是先锋系公司。

上海驿圆在深圳市爱施德股份有限公司的2017年年报里,亦被披露为张振新实际控制公司。爱施德和先锋系的中新控股相互交叉参股,有长期合作关系。

根据清流工作室获得的鑫聚宝盆6月银行流水信息,鑫聚宝盆在6月3日始的半个月时间里,投资人的资金以产品“盈益20190524829”、“盈益20190520805”、“盈益20190520803”,通过网信平台先后打到鑫聚宝盆账户上3769万元, 6月19日打入3907万元。

然而,鑫聚宝盆尽管为先锋系控制公司,但并非最终融资方,其资金以往来的形式流向其他公司——镇江五洲金茂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驿圆和深圳市蓝海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除了涉及到自融的原因,这些产品借款并未按照盈益产品的合同使用,都被挪作他处。而一份签署日期为2019年6月10日的鑫聚宝盆借款的盈益20190520804认购合同资金并未打入鑫聚宝盆。该合同显示,该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产品规模1500万元,用于企业经营,并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备案登记。

调查后发现,这三家公司背后的控股股东均为先锋系控股公司或者先锋系旗下公司高管。其中镇江五洲由一家香港公司浚盈商务咨询有限公司100%控股。清流工作室查询香港企业工商信息发现,这家公司董事为住在北京朝阳区的王宇宁。实地走访王宇宁家庭住处后,该人及其家人在7月之后,就不再出现在该小区。

而王宇宁与先锋系多家公司——北京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的王宇宁重名。王宇宁还曾担任北京联合货币兑换股份有限公司第十二营业部的负责人以及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目前已经注销。

深圳蓝海豚法定代表人为丁丽,亦为先锋系公司。清流工作室从其下属公司深圳市华光达运输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获悉,其公司及其母公司深圳市侨城旅游运输有限公司,在2016年由先锋集团收购。而被收购公司股权穿透背后都在2016年变更为深圳蓝海豚。

然而,上述通过鑫聚宝盆借款最终流向的三家公司是否是最后的借款主体仍未知。

但根据公司背后控股公司继续牵藤摸瓜,发现其子公司、孙公司亦在网信平台规模融资。根据投资人不完全统计数据,仅丁丽担任控股股东的深圳蓝海豚及其控股的几家公司,在网信平台融资高达十余亿。而丁丽担任法人或监事的公司,包括益融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深圳中鑫保通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云腾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华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将近5亿元。

类似上述手法,比比皆是。

私募基金自融:部分资金流入张振新海外资产

和网信平台的自融不同,将近200亿的私募基金,融资方比较容易寻得蛛丝马迹。

据获得的弘泰二号产品说明信息,基金管理人为北京先锋国益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融资方为新影人映像投资管理公司。目前,该产品在2019年5月到期未兑付。

新影人公司长期以来被视作网信集团下影视行业互联网金融平台。这也意味着,先锋旗下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为先锋系公司募集资金。

新影人,2015年,由王硕和先锋系公司——网信传媒有限公司和北京东方联合投资共同成立。此后众多明星参股,并纷纷为公司举行的活动会场站台。据2015年网信官微发布消息称,冯小刚、李亚鹏、余华、林丹、潘晓婷五位明星投资人均为新影人股东。此后柳岩、孙红雷、邹市明、

张艺兴

亦加入新影人股东行列。

这家云集众多大腕明星的公司,其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停更在2016年9月22日。新影人公司最初名为网信新影人投资管理公司,直到2018年5月22日,方改为新影人映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长期以来,新影人公司董事长为王硕,CEO为王嘉,尽管从管理团队上和公司名称上似乎都弱化了网信集团的标签,但是目前,新影人的股权结构背后的两大股东显示为先锋集团执行董事刘平和的新影人法定代表人王嘉,分别持股33.86%和30.1%。

新影人公司在2016年,由先锋系旗下基金管理公司发布基金产品弘泰一号、弘泰二号,期限2+1年,分别在2019年4月、5月到期。据了解,目前均逾期,上述两产品募集规模超过上亿元。

据一位曾参与弘泰二号的投资人称,在弘泰二号的产品募集书上显示,该项投资主要用于新影人公司收购和投资影视项目、游戏等。目前,尚不知新影人公司这笔借债是真正投入到影视领域还是作为通道,再被转移出去。

另外,一支先锋系募集的基金产品,有迹象显示募集资金最终流入先锋系的上市公司体系和张振新的海外关联公司。

港股公司平安证券旗下有多家资产管理公司,其中注册在开曼的丰收资产管理公司,其曾向大陆投资人募集多只美元基金产品,均有中新控股的股票做质押担保,有先锋系旗下的基金财富公司负责销售。

清流工作室根据获得相关产品说明书以及平安证券的年报资料相互印证发现,平安证券通过发行票据的方式募资,平安证券旗下财富机构作为发行基金产品募资,将募集资金购买平安证券的债券,然后平安证券再把资金投向张振新的海外公司。

该美元基金产品于2018年7月开始募集,一年期产品,2019年7月已逾期。产品说明书上显示,上述美元基金投资人认购的是平安证券发行债券,这部分资金用途为证券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主要做海外配置。其中星展银行提供行政管理及托管服务。

该资金具体流向何处在此后的平安证券丰收资管发给投资人的情况说明中有体现。该情况说明声称,2019年9月,三批7、8、9月到期的美元基金产品暂时延期兑付。全部资金已经分批被海外的4家公司按照正常贷款方式借走。该借款由香港先锋控股集团和ASIA Fintech公司提供担保,这两家担保公司的唯一大股东都是张振新先生。

9月10日,投资人去在香港的平安证券办公室咨询还款期限。一份录音证据显示,平安证券的负责人告诉投资人,这笔资金被张振新借走,张振新也正在准备偿还方案。平安证券自身只是把这笔钱以放贷的形式拆借给张振新公司,从中赚取一部分利差收入。

而这笔资金具体为张振新借用何处?外界不得而知。投资人希望的可能兑付方案,也因为张振新的“死亡”——9月18日,暂时搁置。

而清流工作室了解,上述基金目前到期的产品皆未有资金来源兑付。而整个美元基金产品发行规模高达2亿元。

刘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北京。

关注官方微信

全国服务热线